4月30日,韩国首尔,天气阴沉。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驱车前往位于首尔以北50多公里的非军事区(Demilitarized Zone)。著名的“三八线”就贯穿整个非军事区。

1945年日本投降后,朝鲜半岛以北纬38度线为界,分别由苏联和美国军队接收。在美苏的各自支持下,1948年8月半岛南部成立大韩民国,同年9月,半岛北部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

朝鲜战争结束后,朝鲜和韩国在“三八线”的基础上调整军事分界线,习惯上仍称之为“三八线”。根据停战协定,自“三八线”向北和南方向各2公里,贯通整个半岛东西两侧,划定出一块宽4公里、长248多公里的非军事区。

半个多世纪以来,“三八线”见证了朝鲜半岛局势的起起落落,也成为全球最神秘、最危险的地带之一。临行前,导游就告诉我们,这片区域埋有大量的地雷。

虽名为非军事区,实际上却是世界上军事化最严重的地区之一。鉴于其敏感性,韩国政府规定,游客不能以个人身份参观,必须通过指定的少数几个旅行机构随团参观,价格13万韩元左右(约合人民币741元)。导游告诉我们,一般少有中国游客来参观,日本和西方游客比较多。

从首尔到非军事区大约需要一个小时。我们注意到,大巴沿汉江一路北上,车辆渐渐稀少,路边开始出现铁丝网和岗楼,然后是被铁丝网分隔的朝韩边境,透过大巴的窗户就能看到另一侧的朝鲜。

巴士开入京畿道坡州市境内,蓝色大门上写着“坡州已为统一做好准备”的字样,随处可见铁丝网和路障。进入大门后还未下车,导游即要求不能随意拍照,而且要多次检查护照。导游告诉我们,此行很多地方是不允许拍照的。

都罗山火车站是此行的第一站。这里是韩国铁路最北一站,距平壤205公里,是原汉城到朝鲜新义州间位于韩国一侧的火车站。上世纪50年代,朝韩间铁路运行中断,火车站逐渐遭到废弃。

2002年车站重新开通时,韩国曾喊出“都罗山站不是韩国最后一站,而是开往北方第一站”的口号。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也曾来到这里。如今因朝韩关系再度紧张,整个火车站一片空荡。

离开都罗山火车站,我们一行进入都罗山展望台,天气好时可看到对面的开城工业园。但当天天气能见度不高,我们使用望远镜,清楚看到了靠近“三八线”的朝鲜村落和城市。

在整体相对荒凉的朝鲜一侧,我们注意到,1公里多外开城工业园的现代化楼宇显得很突兀。作为金大中时代“阳光政策”产物,开城工业园在2003年由现代峨山集团创建。

但开城工业园一出生即命运多舛,曾伴随朝韩关系经历数次关闭和重开。2008年,往返开城工业园和都罗山火车站的火车也停运了。今年2月,在朝鲜进行核试验后,开城工业园再度被关闭。

距离开城工业园不远处,是神秘的朝鲜和平村。在1953年的朝韩停战协定中,双方同意在各自的非军事区设立一个聚居区。朝鲜一侧叫和平村,韩国一侧则叫自由村。

冷战时代,双方都希望借此向对方展示自身的先进与优越。两国曾就国旗杆展开“比拼”,韩国刚在自由村竖起近百米的旗杆,朝鲜随后即在和平村建起160米高的旗杆。我们在望远镜中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耸立的旗杆和朝鲜国旗。

我们看到,和平村内老式朝鲜楼宇林立,村内有人在骑自行车。据称,和平村内住的多是朝鲜政府工作人员和士兵。在展望台上,不时能听到村里扩音器传出的广播声。我们询问导游广播的内容,导游说因距离远听不太清楚。

从展望台上下来后,导游带领大家进入“第三隧道”。上世纪70年代,朝鲜在“三八线”下秘密挖掘了四条通往韩国的隧道,目前已有三条开放参观。“第三隧道”距地面70多米深,全长1635米,其中 435 米在韩国境内。隧道并不宽敞,只能两排行人同时通过,大部分游客需要弯腰行进。在隧道参观时,导游向我们介绍说,隧道上面就是地雷区。

本次行程的最后一站是参观“三八线”上最神秘、危险的区域——JSA共同警备区。警备区由联合国与韩朝双方共同实施警戒,也是整个非军事区内双方人员能接触到对方的唯一地点。

在进入戒备区前的午饭时,导游反复提醒我们一行,吃饭时千万不要喝酒,而且要整理好衣冠。导游还特别提到,不能穿有破洞的牛仔裤。导游说,以前参观戒备区还严格些,都要求西装革履。

进入戒备区前,要签署一个类似“生死状”的文书。文书详细列出了参观规定,包括拍照时不能做出挥手和指向朝鲜一方这类动作、必须要在军事人员指引下进行等。

文书还特别说明,虽然对突发情况高度戒备,但包括美韩两国军人在内的人都没法绝对保证游客的安全。

进入戒备区后,我们的第一印象是到处飘扬着很多联合国、美国和韩国的国旗。穿过一栋大楼后,我们看到横跨军事分界线的蓝色和白色的矮房子。

横亘在蓝房子中间、高出地面的水泥线就是军事分界线,双方士兵不得越过该界线。不过韩国现任总统朴槿惠曾历史性跨越过这条线。

2002年,朴槿惠以个人身份访问朝鲜,受到时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接见。金正日在她回国时表示:“有必要绕远(经由中国)回去吗?通过板门店回去吧。”朴槿惠因此得以穿越极为敏感的军事分界线返回韩国。

蓝色房子内便是“军事停战委员会本会场”,也是1953 年签署停战协定的场所。谈判桌上放置着联合国旗帜,话筒线则与军事分界线重合,一侧是朝鲜,一侧是韩国,房间里还有两个同传翻译隔间。

房间内可以允许短暂拍照,两位佩戴墨镜的宪兵像蜡像一样一动不动。我们被告知,戴墨镜是为了防止与朝鲜士兵交流。

离开蓝房子,我们被允许站在对面的台阶上可以观看和拍照。四名韩国士兵朝向朝鲜方向站立,对面只有一名朝鲜士兵站在距分界线较远的一座建筑物门前。

在离开戒备区时,韩国士兵反复分别清点人数,以防止有人遗留在这个容不得一点差错的敏感地区。

文/王晓枫 编辑/昌老师

本文首发自新京报公号“外事儿”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